<samp id="dyjlr"><sup id="dyjlr"><nav id="dyjlr"></nav></sup></samp>
<span id="dyjlr"><sup id="dyjlr"></sup></span>
<span id="dyjlr"></span>
  • <track id="dyjlr"><i id="dyjlr"></i></track>
  • <track id="dyjlr"></track>
        1. <optgroup id="dyjlr"><em id="dyjlr"><del id="dyjlr"></del></em></optgroup>

          1. <track id="dyjlr"><i id="dyjlr"></i></track>

              <optgroup id="dyjlr"></optgroup>
              <optgroup id="dyjlr"></optgroup>
            1. <acronym id="dyjlr"></acronym><track id="dyjlr"><i id="dyjlr"></i></track>
            2. <optgroup id="dyjlr"><em id="dyjlr"><pre id="dyjlr"></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dyjlr"></optgroup>

                安徽大學生網

                學習
                學習考試 社會實踐 海外留學 文學讀書 畢業論文 考研專欄 高考專欄 中考專欄

                《文城》中林祥福形象的審美內涵

                文學讀書 時間:2022-07-17 23:03 點擊: 來源:安徽農業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
                [導讀]《文城》中主人公林祥福雖出生于富貴人家,但他并不像余華所著另一大作《活著》中的福貴一般紈绔,反倒是勤勞踏實,在待人接物方面總是猶如“謙謙君子”般。

                《文城》中林祥福形象的審美內涵

                安徽農業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漢語言文學專業   朱志偉

                一、林祥福的形象特征

                1.純粹的“好人”形象

                《文城》中主人公林祥福雖出生于富貴人家,但他并不像余華所著另一大作《活著》中的福貴一般紈绔,反倒是勤勞踏實,在待人接物方面總是猶如“謙謙君子”般。雖身份貴為少爺,不僅從小便會下地視察,還時常會與家奴一道前往農田中勞作。農閑時,還會在鄰村鄰鄉的木匠師傅手下拜師學藝,毫無富家少爺般懶惰傲慢的姿態。而對于突如其來的一對陌生年輕男女的借宿,善良的本心讓沉寂許久的家中響起了“人間煙火”的氣息,即便鄉音天差地別,他仍毫無顧忌的接納了他們。在那個徹夜長談的夜晚,林祥福與阿強小美這對初次見面的“異鄉人”交淺言深。將自己多年來不曾傾訴的話語,一股腦說了出來,還坦言自己算得上方圓百里內的富余之戶。在文章的開篇,我們就不難發現,林祥福身上有著不同尋常的優秀品質,他勤勞善良,絲毫沒有如同“公子哥”般的高傲。而隨著文章的推進,他的“好人”特質還在不斷充實豐富。當雨雹的到來不幸砸死了田氏五兄弟的父親時,林祥?;貞浧鹱约耗晟贂r關于死者的記憶,他沒有任何猶豫就開始為死者制造棺材。 “小美看著蹲在地上的林祥福,心想這是一個善良的男人”【1】讀者也會同小美一般,再次感受到林祥福發自內心的善良。而當林祥福踏上了南下尋妻的路程,他那如流水般的溫情和善良也隨之一道來到了江南水鄉。當他在黃河邊不得不與跟了自己多年的毛驢分道揚鑣時,他那份來自內心深處的善心在短短幾句中體現的淋漓盡致:“本來是不會把你賣掉的,可惜你不能過河,只能留下來。你跟了我五年,五年來耕田、拉磨、乘人、挽車、馱貨,你樣樣在行。”他對一頭牲畜的感情是同樣深刻的,用銅錢買精料,并為其細細攪拌,可見林祥福對任何一條生命都有著細膩的溫柔。更加樹立了其作為一個純粹的“好人”的人物形象。

                2.在感情上專注執著

                面對小美狠心的欺騙與不負責任的離開,林祥福心中卻始終不曾忘卻小美,這個令他在寂靜孤獨的家中復響起生命氣息的女人,他始終無法放下對她的愛。在小美第一次離開林祥福,此時的他還未曾想過小美可能離家出走,只是覺得“心里咯噔一下,擔心小美是不是走錯路了”,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仍沒有小美回來的音訊時,他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等到最終發現小美已然偷走了家中近半數財產時,林祥福雖錯愕,也曾埋怨懊悔,在夜里嚎啕大哭,但“小美在他記憶里遠去的時候,他對小美的怒氣也在散去”而當小美帶著身孕回到家中時,林祥福仍不顧一切的再次接納了她,甚至還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婚禮。網絡上有一句俗語叫”他人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他如初戀”,我認為主人公林祥福就非常符合這句話,盡管小美兩次不告而別,甚至在女兒生下來之后還是選擇了離開,但林祥福還是毅然決然的選擇帶上女兒踏上千里尋妻之路,如果不是心中對小美炙熱而執著的愛,林祥福是絕對不會面對多次不告而別還不曾猶豫的選擇原諒小美。此外,林祥福對小美的愛還體現在當他來到了溪鎮之后,在陳永樂一家人的幫助下,在溪鎮逐漸發家立業,他明明可以選擇開始全新的感情生活,但還是決定不娶妻納妾,這不難體現出林祥福對小美的專一。除此之外,文中還有一個體現林祥福對小美情感上專注的細節,就是他在溪鎮遇到了長期做“私窩子”的女人翠萍,他雖然想產生過找翠萍解決生理需求的念頭,但最后卻都沒有成功,這正是因為對小美的感情,使他從心理到生理都沒有辦法再接受另一個女人。

                3.為人仗義孤勇

                林祥福的仗義孤勇集中突出體現在來到溪鎮之后。當背井離鄉的林祥福被有過同樣遭遇的陳永良收留之后,他始終懷著感恩之心,與陳永良聯手創辦木器社,一起將生意做大,有福同享。而當陳永良不得不搬離溪鎮,去到萬畝蕩的齊家村時,林祥福更是直接仗義大方贈予百畝田地。而面對顧益民土匪綁架時,他的孤勇更是展露無遺。只有林祥福義無反顧的選擇了一個人前往,哪怕面對的是兇狠殘暴的張一斧。雖然他也曾猶豫,陷入了矛盾與掙扎,但當他看到自己身邊那些畏畏縮縮的紳士時,他大義凜然的選擇了挺身而出。“這時大家沒有了聲音,這些體面紳士只是想到張一斧的殘暴,已經心驚肉跳了......也知道自己是當仁不讓的人選......讓他有了惴惴不安之感......林祥福抬起頭來,看見那些看重他的眼睛開始躲閃,他輕聲說:‘我去。’”這樣一番心理描寫,不僅寫出了林祥福在生死面前選擇的掙扎,更增加了他慷慨赴死的可信度,使得其孤勇的性格顯得更加鮮活真實。最終,林祥福憤然前往,用自己的生命換回了顧益民。“死去的林祥福仍然站立,渾身捆綁,仿佛山崖的神態,尖刀還插在耳根那里,他的頭微微偏向左側。”如此極具英雄主義和感染力的赴死神態,讓我們更加感受到林祥福無懼死亡,只為了贖回顧益民,義無反顧地孤身赴險,這樣一位英雄俠義的孤膽英豪最終從容赴死。

                二、林祥福性格特征的成因

                1.家庭環境的深植

                林祥福出生于富裕之家,父親是秀才,母親是舉人之女,可謂是出生于一個有著良好知識氛圍的家庭,家中還有一百多冊線裝的書籍,成長于這樣一種特殊的家庭環境,使得林祥福在幼時便飽讀詩書,這讓他從小便養成了優良的素質。又因為父親的早逝和母親的教導,林祥福很小便開始了對于手藝活的學習,不僅會時常下田視察,還會外出拜師學藝,正因為從小有著外出學藝,下田干活的經歷,使得他逐漸形成了吃苦耐勞的品質。而從小在母親的耳濡目染之下,無論是勤儉節約還是待人有禮,都在他的性格形成當中種下了萌芽的種子。

                而在和小美的相處當中,他又深深的愛上了小美。因為在母親離去多年后,沉寂的家中已經很久沒有新的聲音了,小美的到來讓家中出現了生機和活力。“母親去世后沉寂五年的織布機,在另一個女人的手里響了起來”。這對于林祥福來說,是多年沒有經歷過的體驗,所以他對這個名叫小美的女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在二人的同居生活當中,小美也很好的扮演了妻子的角色,比如在婚禮當天給林祥福偷偷藏了一盆肉的時候,還有在日常朝夕相處間,都帶給了林祥福被愛的感覺,這些共同造就了林祥福對小美深沉的愛。

                2.溪鎮社會風氣的影響

                林祥福在經歷的了漫長的尋妻之后,最終回到了這個與小美口音相似的地方——溪鎮。面對長達十八天的大雪到來時,林祥福背著女兒穿梭在溪鎮居民們的家門口,雖然每個人都被這場雪所帶來的悲傷的情緒所感染,懷疑著能否活著看到太陽,但當懷抱著女兒的林祥??垌懠议T時,她們仍選擇將寒冬中的一絲暖流給予這幼小的生命。而林祥福也在這些善良的女人身上,看到了“雪凍的溪鎮仍然有著人間氣息。”

                而在后文,北洋軍的一個旅要進城時,在溪鎮商會會長顧益民的提前準備下,全城大大小小、各行各業的平民百姓都聯合起來,無論是一千多個家庭主婦共同來加緊縫制冬衣,還是妓女們的“獻身”,都讓溪鎮免于北洋軍鐵蹄的踐踏,正如旅長所言“實話相告,我部原想搶劫貴處,顧會長如此仁義,我們又怎能搶得下去”這并不只是顧益民一個人的安排,而是全城百姓的配合下最好的結果。這樣一種鄉里坊間和睦的氛圍,和良好的社會風氣,同樣“潤物細無聲”的影響著林祥福。

                林祥福在溪鎮的日子里,經歷了龍卷風、暴風雪等自然災害,也看到了匪患橫行下百姓所遭受的摧殘,但團結的溪鎮人民并沒有被困難打敗,而是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度過了一個個春夏秋冬。這讓在這里生活的林祥福同樣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貴。

                三、林祥福人物形象的審美內涵

                1.為了打破對于鄉紳(地主)階級的固有認知

                自近代以來,多年間的文學作品中,鄉紳地主階級往往都是為人民所惡的,他們大多代表著對廣大勞苦人民的壓榨,是應該被打倒的,但在《文城》中,這一固有認知被打破。林祥福作為富家少爺,一出生就承襲了父親留下的四百多畝土地和有六間房的宅院,這明確表明林祥福就是地主階級的兒子,同樣也是鄉紳或地主。但他卻并無傳統認知中地主階級的劣根性,在對待下人的態度上,他全然沒有高高在上的地主階級意識,反而與自己的奴仆成為了情同手足的好兄弟。哪怕家財萬貫,但仍親自下地勞動“他像往常一樣”。而文中的另一位關鍵人物,陳永良。雖然他起初只是一介下人,過著居無定所的日子,但在認識了林祥福并與其合作創辦了木器社之后,也過上了日漸富裕的日子,更是在得到了林祥福的慷慨贈予下,得到了兩百多畝土地從而完成了向鄉紳地主階級的轉變。但他同樣沒有因為自己的地位發生變化而有所動搖,他仍兢兢業業的生活著。同樣有著鄉紳地主階級身份的還有溪鎮會長顧益民?!段某恰?,尤其在文本的后半部分,花了大篇幅來書寫這三位鄉紳地主階級的故事,為什么要著重強調他們三位的地主階級屬性,正是為了打破傳統認知當中對鄉紳地主階級的固有認知,更是為了從根本上消解顛覆中國當代文學尤其是所謂“十七年文學”期間長期存在的,對鄉紳地主的那樣一種巧奪豪取、欺男霸女、簡直就是無惡不作的“妖魔化”藝術描寫定式?!?】而在具體的《文城》文本當中,我們其實不難讀出這三位鄉紳地主,性格當中幾乎看不出所謂“妖魔化”的形象,反倒是其兄弟情義和為民著想的特點得到了較好的展現。

                2.對小美執著的愛是行文的助推器

                林祥福性格中對于小美堅決的愛成為了行文的線索,沒有林祥福為愛千里尋妻,他就不會來到溪鎮,更不會遇到陳永良夫婦,也就不會在溪鎮發生如此多故事。一切的開端便是小美的到來,她讓林祥福燃起了生活的希望和熱情,在與小美的朝夕相處間,他不知不覺愛上了這個女人。即便這個女人兩次拋下他離他而去,但他心中那份對小美的堅定而執著的愛驅使著他踏上了未知的尋妻之路。愛是林祥福心中的驅動器,更是文章行進的助推器。林祥福其實在在小美第二次帶著身孕歸來為其生下女兒之后,本可以再取妻納妾,以他的家境這并不困難。但他卻并沒有選擇這樣做,如果故事在這里因為林祥福的選擇重新開始了一段新的生活,那么就不會發生后面的所有種種。因此,林祥福性格中對小美的執著的愛就成為了故事前進的決定性因素,他憑借著對之前小美口音的分析,回到了溪鎮這個與之最為相似的地方,而在這個地方定居下來之后,也不曾停止對小美的尋找。雖然故事的結局不太圓滿,但這份起著至關重要作用的愛,同樣完成了其命運,指引著林祥福來到了溪鎮,開啟了故事的新篇章。

                3.突出人性之善、對抗苦難命運的主題

                在余華闊別多年后的新作《文城》中,內容上一貫保留著對于苦難的書寫,群體上,通過描寫諸如雹災、龍卷風、暴風雪和匪患這類大范圍的群體性天災人禍帶給普通百姓的打擊,來表達當苦難降臨時的痛苦。而在個人的角度,尤其是主人公林祥福身上,我們不僅能看出苦難降臨時對人物的打擊,更看到了人性中至善的一面,和面對苦難積極斗爭的不屈意志。面對自己妻子的背離,林祥福雖也曾無比憤怒,甚至一度在深夜嚎啕大哭,但當身孕在身的小美再次返回時,林祥福卻選擇了“以德報怨”的態度對待,不僅對其照顧有加,還舉行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婚禮。而當他預感到小美會再次離開時也只是發誓會“原文”。從根本上來說,正是因為林祥福內心深處的善良,讓他沒有遷怒于自己的妻子,而是包容和接納了她。

                而在溪鎮的日子里,面對兇狠的土匪綁架了顧益民,林祥福不顧個人安危,最終用生命的代價換回了顧益民。對于這份從天而降的苦難,林祥福沒有選擇逆來順受,袖手旁觀,而是毅然的選擇了與命運抗爭,當他在一群紳士中站出來的時候,就是他不向命運妥協的最好證明,而他最后的歸宿——雖死猶榮。

                當然,《文城》中不止有對于苦難命運的反抗,人性的光輝同樣在文中熠熠生輝。無論是林祥福自幼勤儉節約,亦或是遇到小美后對其熱烈的愛,還是面對好兄弟陳永良一家人的慷慨大方,以及最終舍己為人毅然赴死,這些人性中閃亮的光芒都在林祥福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4.展現人與人之間的情義

                在《文城》當中,就主人公林祥福來說,他與許多人都有著不同尋常的關系,如與所愛之人小美之間的愛情,與下人田氏兄弟的主仆情,與陳永良顧益民之間的兄弟情,甚至是與翠萍之間的知己情等等。

                這里我想著重分析一下,林祥福與翠屏之間的知己情誼。起初林祥福尋找翠萍是為了解決生理需求,但隨著自己和翠萍的交流,他對翠萍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林祥福住在空蕩的屋子里,心里也是空空蕩蕩的。在一個夜晚,他從床上起身,走出屋門和院門,走到了碼頭那邊的私窩子,走過那段嘎吱作響的樓梯。與那位身體纖瘦有著很大眼睛和翹嘴唇的翠屏相對而坐。在煤油燈閃爍的光亮里,林祥福沒有說話。”當這一對男女“相顧無相言”的時候,他們好像已然超脫了男女間的世俗關系,上升到了靈魂層面的契合,也正因如此,林祥福才會在決定赴死前,將后事都交給翠萍來處理,這是怎樣一種知己情誼,超脫了世俗。

                當然,《文城》里描寫的極為直白的便是林祥福、陳永良、顧益民三人的兄弟情義。林祥福初入溪鎮時遇到的人是陳永良,也是陳永良一家人熱情地接待了寒風中的林祥福和林百家,這讓許久未曾感受過家的溫暖的林祥福對這一家人產生了強烈的好感。面對與自己有過同樣經歷的異鄉人,這兩個男人間的情義迅速成長起來,并形成了牢不可破的兄弟情。面對被土匪綁票的陳耀武,林祥福與其生父陳永良二人搶著要去營救,說明他也早已把陳耀武視為幾出。還有林祥福“找來”將土地贈予陳永良,都顯示出二人間情同手足的情義。而對于溪鎮商會會長顧益民,林祥福不僅接受過他的幫助,還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顧益民的兒子,實現了兩家的聯姻,讓這份兄弟情上升到了親情的層面。

                 

                參考文獻

                [1] 余華. 《文城》[C]. 北京: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2021

                [2]王春林.苦難命運展示中的情義書寫——關于余華長篇小說《文城》[J].揚子江文學評論,2021(03):75-82.

                安徽高校新媒體矩陣

                精彩評論

                收藏
                安徽大學生網微信二維碼 掃一掃 更健康
                天堂在线WWW天堂在线_合租屋里交换娇妻粗大猛烈进出呻吟声视频_免费看高清黄A级毛片_国产呦萝小初合集密码 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一区奶水_久久国产一片免费观看_免费高清一级在线观看_亚洲欧美va高清 国产色综合视频一区_6080无码久久国产_中文中字字幕君高清无码的_亚洲不卡AV影片在线播放 国产在线98视频播放_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经_91无码精品久久久一区_在线观看免费不卡avav 久久精品国产—精品国产_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_国产成人亚洲精品无码h在线_无码国产午夜福利 国产伊人av_在线a亚洲视频_在线无码视频免费播放_亚洲国产精品高清在线第1页